Wish you were here

五月 7th, 2011 12:26 下午 § 發表留言

I can be tough

I can be strong

But with you, It’s not like that at all

Theres a girl who gives a shit

Behind this wall

You just walk through it

And I remember all those crazy thing you said

You left them running through my head

You’re always there, you’re everywhere

But right now I wish you were here

All those crazy things we did

Didn’t think about it just went with it

You’re always there, you’re everywhere

But right now I wish you were here

Damn, Damn, Damn,

What I’d do to have you

Here, Here, Here

I wish you were here

Damn, Damn, Damn,

What I’d do to have you

Near, Near, Near

I wish you were here.

I love the way you are

It’s who I am don’t have to try hard

We always say, Say like it is

And the truth is that I really miss

All those crazy thing you said

You left them running through my head

You’re always there, you’re everywhere

But right now I wish you were here

All those crazy things we did

Didn’t think about it just went with it

You’re always there, you’re everywhere

But right now I wish you were here

Damn, Damn, Damn,

What I’d do to have you

Here, Here, Here

I wish you were here

Damn, Damn, Damn,

What I’d do to have you

Near, Near, Near

I wish you were here.

No, I don’t wanna let go

I just wanna let you know

That I never wanna let go

Let go, Oh, Oh,

No, I don’t wanna let go

I just wanna let you know

That I never wanna let go

Let go, Let go, Let go…

Damn, Damn, Damn,

What I’d do to have you

Here, Here, Here

I wish you were here

Damn, Damn, Damn,

What I’d do to have you

Near, Near, Near

I wish you were here.

她說。

五月 2nd, 2011 3:25 上午 § 發表留言

I just want to write down something, it really happens and will be gone away soon.

世事往往就是如此的玄。 這種玄,在愛情世界尤其明顯。

這幾天,<志明與春嬌>的張志明,SOLO那段自白,一直在腦海裡翻來覆去。就像張先生所說:很多時候,某人喜歡你時,你的情感尚在蘊壤中。到你真的喜歡某人時,他卻又不在那個狀態了。這真的只能說是timing 的問題嗎?

人看來都是犯賤的。

我曾經說,我會對一點點小事,生出感覺出來。前提是我並不抗拒這個人。那個在嘈吵舞廳的晚上(那是我回歸澳門後第一次去的剛開幕的場),我不知道某人是喝醉了還是怎麼樣。至少,他牽我的手時,我是有感覺的。我那時才發現,原來,我確定了我是真的喜歡某人。

之前,我為自己找了太多理由,不再去陷入愛情。那是因為我怕,我害怕為一個人失去自己的感覺。所以,某人每次問我,為甚麼不想拍拖時,我總是說不出一個所以然來。這也是我害怕認真地投入一段感情的原因。我享受那種漂浮在空氣的自由感,但我知道,我愛上一個人時,那種突然而來的沉重,會使我再也飄不起來,到不了我內心所渴求的遠方。

就像張先生說的,我每次也是這種狀況…別人喜歡你時,你還在矇懂不明的狀態;到你發現,原來你也喜歡他時,他已經退到一個安全的觀望區或是被別人搶走了。我的愛情經歷從來就不是美好的,反正,我喜歡的人,從來都不會成為我的"阿那答"。多一個失敗的case,也不會灰暗無光。

既然,能輕易消失無踨的,那應該並不是真的。要是真的喜歡,是會歇而不捨,罵也罵不走的。所以,對於某人完全不理我了,我由最初的不解,到近來的失望及放棄。甚至後來知悉,有了一位能給他幸福感的人… 雖然我沒有跟某人確認這事,但我還是猜出來的。

這篇博客,無論被誰看到了,都只是我喧洩情緒的一種渠道。因為,我確信著,當被壓抑的爆發出來後,事情應該就會告一段落了。我再也不會是過去一個月裡,神不守舍的我了。

… 雖然,我很想親口問明確,可是我的勇氣少得可憐。我也不是那種感情用事的衝動派,我雖然想自己可以失常片刻,但…只能說,我就是那種理智先行的人…

Bye and ignore my feeling, it’s the way I should do after I type this essay. add oil to myself!

愛情是甚麼?

四月 17th, 2011 1:58 上午 § 發表留言

愛情是甚麼? 抱歉,我不懂愛是個甚麼東西。

但對於感覺,我卻瞭然於心,那是種觸電的感覺。

是會對於一個動作,一個眼神,一個微笑,而心跳加速的一閃而過的信息。

父母能目送的,終歸只是你的背影。

四月 1st, 2011 1:33 下午 § 發表留言

 

這部片買回來應該有2年了,我放到了昨天開播。哭到眼晴都腫了;一直很愛日式電影那種淡淡的風格,畫面乾淨清新。亦讓我重新愛上了小田切讓XD

本身就是眼淺的人,從雅君在澡堂找尋母親的身影時,已經開始哭了。整部電影裡,找到了太多童年的感覺。

記得小時候,有一年暑假回了外婆家過,那一個月時間,不是過得不快樂,有表哥表姐陪著、有很疼我的外婆,只是就硬是覺得缺失了一塊甚麼似的;直到,我媽回鄉把我接回家。我還記得,剛看到我媽出現在巷子那一端時,我就飛身去抱著她的大腿,忍著不讓眼淚流出來…那一年,我6歲。所以,當我看到雅君在澡堂終於找到媽媽時,抱住他的那一幕,那慢動作的鏡頭,其實,是整部電影裡我最喜歡的。

小時候,我媽雖然很忙,但總會抽出時間陪我跟我弟;而我老爸,他是一個古怪至極的人,在我的記憶裡,他佔據了很小很小的一部分(跟電影名字:偶爾還有老爸,還真呼應)。所以,我的童年回憶中,幾乎大部分充斥的都是與母親的回憶。還記得第一次離家升學,在機場跟我媽離別的情境,我哭得很慘…第一次離家那麼遠的生活,第一次充分享受了自由的快感,過著沒有拘束的生活,但,用著媽她辛苦存下來的錢。雅君他那糜爛的大學生活,我想每個在外生活的人都有過。放縱自己時,並沒有想到媽。但每每接到她的電話,總會有種內疚感油然而生。但又死鴨子嘴硬,不低頭,不認錯;之所以對親人的態度往往是最尖銳、最不加修飾,是因為你知道,你轉身遠走,無論到了何方,一回頭,他們還是會站在你身後支持著你。

總以為以後還有很多機會,這個“以後”應該還有很多的時間。但原來,“以後”,可能只是說了再見一聲就沒了。雅君以為他有很多機會可以帶老媽上鐵塔俯瞰整個東京市,但,原來七年時間,晃眼即過,最後,他帶了上東京塔的是老媽的牌位。

小時候,是老媽溫暖的手牽著過馬路;長大後,是否也應該牽著老媽的手走過那車水馬龍的馬路呢? 請珍惜彼此的光陰,因為,不想自己或是母親的回憶裡,最多的就是對方的背影。 我也渴望在我媽一生人中,最後的最後,會有感謝我帶給她歡樂的時光這個想法。

 PS: 最最難過是,目睹至愛慢慢離世而自己又無能為力,只能愣住站在床邊,不知所措。

四個問題

一月 31st, 2011 1:43 上午 § 發表留言

I catch the water-cube!

我喜歡的那個人,能不能問你四個問題?

1. 有沒有一瞬間,你上線是爲了找我,讓我陪你聊天?
2. 有沒有那麽一種感動,當你看到手機上有我發的短信時,嘴角會有一絲滿意的微笑?
3. 如果有一天我不再和你聯系,你會主動跟我聯系嗎?
4. 如果有一天,我徹底的在你的世界裏消失,你會不會想起有我的存在?

智齒 Sarangni

十一月 26th, 2010 10:25 下午 § 發表留言

無意中看了這部『智齒』,一直覺得中女仁英很面熟。結果看完後,才知道原來是『巴黎戀人』中的苔玲。

照理來說,這種姊弟戀應該是感人的,但我卻思毫沒有被感動。不是說他們的演技不好,只是…就是沒啥感覺。甚至某幾幕,我覺得有種在看洛麗塔的男女交換版,只是韓國這部唯美些,洛麗塔卻寫實太多。

看過短評說,過了前面40分鐘,就會漸入住境。那我想說,這個佳境就只是在等導演解釋懸念。我猜十個人看開頭的劇情後,經過導演這種穿插手法,十個都會覺得學生的仁英是中女仁英的回憶,在陳述她的初戀,以為在解釋為何看到學生李鍚會有種跟初戀男友一樣的感覺。直至學生仁英出現在補習班的校門,大家都會關始疑惑,這不是現在的中女仁英工作的地方嗎?才開始晃然原來兩條故事線是並行的。終於才開始對這部電影有了一點興味。

分析了一下自己為何毫不感動…我覺得原因在於,中女仁英一開始就像是在引誘學生李鍚一樣,雖說我道德倫理觀念並沒有到捍衛少年的程度,但還是很不屑,更惶論她有個同居密友 – 正宇。朋友曾跟我說:「年輕時,男生對於能夠追到比自己大的女生,都會有種自豪。」更何況是女老師,這個身份之於學生來說,都會有股禁忌的吸引力。

初戀雖然難忘,但當人到30歲時,走過的路拍過的拖,都是會讓人成長吧。但我感覺不到仁英的成長,他仿似還是生活在夢幻中的小女生似的。成年人的愛情,還比較像正宇。雖然,全片沒有正面去交代過他倆只是單純地住在一起還是床伴關係,但從快餐店正宇喝仁英喝過的飲料來看,他們該是過著是愛侶又不太像愛侶的關係。

當中女仁英問學生李鍚:「你真的想跟我在一起?」她帶他去了Motel,這難道是年紀的代溝嗎?當時學生的在一起,就只是認定彼此是男女朋友的身份;但仁英的在一起,卻是發生關係才算在一起?這一場戲讓我覺得中女仁英的心理好像在填補什麼遺憾似的,補回十七年前的初戀所缺失的?

說真的,我不覺得中女仁英對學生李鍚是愛情;就算當學生仁英出現時,學生李鍚對中女仁英來說,都是一件不願被搶走的玩具,縱然她知道彼此的年齡的差距,但初戀的遺憾讓她不肯放手。再後來,成年真正的初戀男友,李鍚出現了,她雖然意識到原來她一直以為的相像,只是自己幻想出來的。她曾經坐在天台上,看著遠處她們相約的教室,燈光忽明忽滅,她知道他在等她;她猶豫了,甚至去睡覺…可是她還是沒有放開學生李鍚的手。兩人熱吻,中女仁英飛起來了;這是否意味著,她不再顧慮、不再擔心,所以身體在親吻下輕得飛起來呢?但直到此刻,我還是不覺得這是愛情;她對他,是一種依賴。一種扭曲的依賴。我依然覺得她對朋友說的所謂真相,牽強得很。

可能導演為了營造開頭的回憶錯覺,而把他倆為什麼互相吸引,通通省去了;但可能就是這種不協調感,我對他倆所謂的愛情,嗤之以鼻。我沒有辦法感動。

但導演某幾個拍攝手法,我很喜歡:
學生仁英坐在自家陽台開著洗衣機轉動,她的表情,她與母親的對話,通通都暗示了學生李鍚和她發生了關係。而這個暗示,也出現在後來中女仁英與學生李鍚發生關係後,她在同居的家中聽著歌,快樂地做運動,等著衣服洗好。

當學生仁英被抛棄後,在學校的護理室內大哭,在屬於學校的柔和光景中,鏡頭先影著地上一雙學生白布鞋,再慢慢平移向旁邊兩雙高跟鞋,那兩雙鞋是屬於護理老師的;但,我覺得,它讓我聯想到中女仁英;而兩雙的原因是因為學生李鍚向中女仁英的關係。這是否也意味著學生仁英心中渴望著長大呢?

「花開了」,兩組人所說的花開了;成人李鍚和宇成看到的花開了,是樹上的花;而學生李鍚和中女仁英看到的花卻是他們在第一家Motel時,強搶的花。我的解讀是,他們心有靈犀一點通?並且,關係被雙方默認,所以開花了?

遠方教室的燈,忽明忽暗;也帶著紅燈綠燈的意思。仁英坐在天台上喝著啤酒看著遠方;她才是這段關係的主導者,她在遠處掌握這一切。

中途有一幕,算命師傅說:『離開那個年輕男人,他不是認真的。』你覺得她指的是學生李鍚還是正宇?

最微妙的一幕是相約的星期六,一個是過去的印象深刻的初戀男友、一個是現在的同居密友還有一個自己勾引的小男孩。星期六的這天,你覺得是正宇是誤會了仁英的意思還是故意請真正的李鍚來呢?我們不得而知,但我覺得他是故意的,為了讓她真正知道兩個李鍚的分別。他也是默默地愛著仁英,一起做運動的院子、回到家打電話告訴她路上的事,從生活的小細節上,這些種種細微的關心及溫暖,我反而有種被感動到。看著仁英坐在玄關,因為智齒痛,叫一下,三個男的都關心地回望問候,我真的覺得她是個自私得無以覆加的女人。她享受被愛的感覺,但是,她 並 不 愛 人。這才是重點。


陽陽 Yang Yang

十月 27th, 2009 5:27 下午 § 發表留言

期待已久的一部大作。等待了一年,找了一年的DVD,始終無緣…結果居然在台灣電影節上播放了!
  
  陽陽,一個身份認同障礙者,作為半個台灣人,半個法國人。土生土長的人認為它是一個混血兒,但她卻連一句法語也不會… 這種對自我身份的認同障礙,再加上單親家庭的關係,導致陽陽的性格面,一味地壓抑著自我情感的宣洩,一面卻強裝沒事地笑面迎人。對於母親的改嫁,由一開始的接受,將所有的不安往肚子裡吞;到後來,當發現,原來這個“家”沒有她的立足之地,毅然離開,去找尋一個更大的依賴。因為她是母親的依賴,那她自己可以依賴誰? 她擁有著一個不安的靈魂,從跑步,乘風而去可以暫時放低所有。但小如,卻讓她失去了這個依賴。到她找到一個肩膊想去依賴時,卻被硬生生推開了。
  


  導演一直用著大頭的取鏡,每一個演員的表情、眼神的轉動的鉅細無遺地呈現在我眼前。再加上陽陽本就是主角。她每一個微笑背後的意義,那些眼神中閃爍著的脆弱、那些偶然出現在臉上的不安,都更加呈現出陽陽這個角色的複雜性。有時,為了她的委屈,我都有種心酸感… 原來世上,沒有一個人懂的淒清,我懂。沒有比在傷心難過時,找不到一個溫暖的懷抱,更讓人難過了;這也是為啥她跟學長會發生那一夜情。那短暫的溫暖,能暫時洗去那點點想哭的情緒。
  
  在這世上,總有些人,是你渴求;但,卻永不屬於你。可能彼此吸引,但終將不適合(不可能)在一起。這也是為何鳴人最後推開了陽陽;他對她又或是她對他,都互相吸引,但就因為女藝人及經紀人這條界線… 又或只是單純地感到了,他自己,是陽陽的精神支柱;但是,對於長久擔任這個角色,他,沒有信心。越是接近陽陽,越是發現她的脆弱;他寧可做一個大哥的角色,去保護這個他所疼愛的人。而這一個身份,也是可以最長久存在卻又不會斷的關係…
  
  看著陽陽,總會有某幾秒,我以為看著自己。在她人前開朗堅強,其實卻是不堪一擊地脆弱。總是渴望著愛能填滿不安,但卻又怕會突然失去而推開一切。就連哭,也不是那張放聲大哭,而是安靜地淚流滿面。但,她卻絕對比我果斷勇敢。那段沒有盡頭的路,街頭忽明忽滅,但卻只能不斷前進,不間斷地往前跑…是否就是我們的寫照?
  
  那雙高跟舞鞋,取代了那雙飽經風霜的跑鞋。那些倔強的、深藏的脆弱,終將隱沒在成長的路上,雲淡風輕。結痂的傷口,也不再隱隱作痛。


請在決定養牠前三思。。。

九月 28th, 2008 1:35 上午 § 1 則迴響

豈有此理!! How could you?!!
Copyright (c) 倪震 2005, all rights reserved

當我還是傻裡傻氣的小狗時,一舉一動都會令你樂不可支。你稱我為自己骨肉,喚我作心肝寶貝。雖然,我解剖過你幾個枕頭,咬爛過你不少鞋子,但我們還是成為了最親蜜 的朋友。

每次我「壞」了,你都會指著我,大叫:「豈有此理!」,但轉眼又會按捺不住,眉開眼笑地把我反過來搓肚子。

我記得多少個晚上,我在被窩裏,鼻子哄著你,聽著你說秘密、說理想、說夢話。噢,那是多美滿的日子。

我們一起散步,一起奔跑,一起遊車河,一起買雪糕 (每次你將雪糕吃光,把雪糕筒留給我,便開始說雪糕對狗有害)。你上班,我會晒著太陽,半睡半醒的等你回家,有時夢見你,有時想著你。

你愈來愈忙了,除了工作,也開始拍拖。我仍然每天等你,在你心碎、失意時安慰你;無論你對或錯,我都只會默默支持你。你回家,我當然雀躍;嗅出你戀愛的喜悅,我更欣喜若狂。

她,現在是你的妻子了,並不太喜歡狗,但我仍然歡迎她。我對她唯命是從,嘗試用熱情感動她。你快樂,我便快樂。

嬰兒一個個出世,我和你同樣興奮。看到他們嬌嫩粉紅的肌膚,嗅著他們的氣味,令我覺得自己也是父母,我也想照顧他們呀。但她,和你,卻擔心小孩子的安全,
最後,我不是被關在工作間,就是給困在籠子裏。唉,我是這樣的愛他們;愛,卻把我囚禁起來。

小孩子慢慢長大,我終於成為他們的好朋友。他們扯著我的毛,戰戰兢兢地走出第一步;他們用小手指戳我的眼,好奇地拉開我的耳朵研究,又熱情地吻我鼻子。
他們怎樣搞,我都無任歡迎,畢竟,你已經很少和我玩。我願意付出性命,來保護他們。我會鑽進被窩,聽他們的小煩惱、小夢話,我又會和他們一起,等待著你每天回家開門的鑰匙聲。

從前,朋友問起你有沒有養狗,你會急不及待從銀包拿出我的照片,興奮地講我們的故事。這幾年,你只會「嗯」一聲,就轉話題;我也早從你的「心肝寶貝」,
變回你養的「一條狗」。我更留意到,你對養我的支出和費用,開始皺眉頭了。

現在,你要調去上海工作,公司為你租的大廈不准養寵物。你為「家庭」,作出了理性的抉擇。只可惜,沒有人提醒你,曾幾何時,我就是你的「家庭」。

很久沒遊車河了,我真有點興奮,直至,我進入了「愛護動物協會」,貓、狗、絕望、和恐懼的氣味湧進鼻子裏。你填好文件,
說:「我知你們會替牠找個好歸宿的。」工作人員聳聳肩,一臉無奈。他們都知道,就算有出世紙,為中年犬隻尋找一個家有多渺茫。

你的兒子尖叫著:「爸,不要讓他們帶走我的狗!」你要撬開他手指,他才肯鬆開我的頸圈。我實在替他擔心,我擔心你剛替他上的一堂課,會令他一生對友誼、忠誠、愛、 責任,和所有生命都需要尊重的價值產生懷疑。

你留下了頸圈和皮帶,避開我的視線,拍拍我的頭當說再見。趕著開會的你,看看錶,時間已無多;我不用開會,但情況,似乎一樣。你走後,兩位工作人員談起來,說你幾個月前就知自己要調職,
為甚麼不自己嘗試替我找戶好人家?她們搖搖頭,說:「豈有此理!」。

工作人員忙得要命,但很看顧我們。當然,每天都有食物供應,但,我己經喪失食慾很久了。

起初,每有人走近「囚室」,我都以為是你回心轉意,連跑帶跳地衝向鐵欄杆,希望一切只是場惡夢。後來,我開始期盼會是想收養我的好心人,任何人,只要把我從這夢魘救出去就好。

最後,我明白我不會是中心其他幼犬的對手,牠們活潑可愛,沒有包袱,我開始長期縮在「囚室」一角,靜靜等待。有天,下班前,我聽到腳步聲來找我,跟著她,我蹓過長長的走廊,入了一個房間。靜得像天國似的一個房間。

她把我放上桌子,揉著我耳朵,叫我不要怕。我的心砰砰跳著,估量著下一步會是甚麼,暗地裏,卻有點如釋重負。做囚犯的日子,似乎走到盡頭了。

我的天性不改,看見她邊拿起針筒邊流淚,又開始為她擔心。我明明白白到她的情緒,正如我明明白白你的一樣。我輕輕舔著她的手安慰她,就如從前安慰著你。

她專業地把針滑進靜脈,刺痛帶著一陣清涼的液體流遍我全身。我累了,躺下,想睡了,抬頭望著她慈愛的眼睛,我喃喃怨道:「豈有此理!」

她不知是看得懂,還是聽得懂,抱著我,抱歉地說對不起。又匆匆地解釋一切都是為了確保我不用受苦,不用受遺棄。我去的地方充滿著愛,充滿光明,會比這個世界更適合我。

我用盡最後一分氣力,重重地擺了擺尾,想告訴她,那句「豈有此理!」,不是對她說的,是對我最愛的主人說的。我會永遠想念你,也會永遠等你。我希望你一生遇上的所有人,都和我對你一樣有情有義,都和我對你一樣忠誠。

註:有人在美國,用七千美元在報紙買了全版廣告, 來刊登 Jim Willis 寫的這篇文章。Jim 的英文版歡迎轉載,我這篇翻譯也是一樣。有心人,先多謝了。

倪震

如真的決定養動物,其實你可以以領養的方式的。。。網址如下: http://www.aapam.net/index.html

新 說

五月 5th, 2008 5:33 下午 § 發表留言

早知道過了2個多月就更新了CPU 及 RAM
我就會多等2個月了...

2GM RAM 及 2.66GHz CPU
唉...

史提芬 說

二月 18th, 2008 11:49 下午 § 發表留言

等了一年零六個月
你終於來到新世界了